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啸海楼

清 波

 
 
 

日志

 
 
关于我

清波。甘肃人,大学学士,副编审,中华诗词学会会员,甘肃省诗词学会理事。诗词发表于《诗刊》《中华诗词》《文化月刊》《当代诗词》与美国《寰球诗坛》等。出版有《啸海楼诗词集》《甘肃青年诗词选集》(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当代语言入诗的思考  

2012-05-09 17:41:38|  分类: 啸海楼论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闲云野鹤《当代语言入诗的思考》

当代语言入诗的思考

胡喜成

 

   当代诗词创新的涉及范围很广,语言创新则为其中的重要内容之一。语言与思想感情的关系是表与里的关系,内外应当是一致的,思想新、感情新必须以语言新来表达,则事半而功倍,修改诗词表面上是修改字句,实际上是对某些思想感情表达得不准确的修正。语言创新在诗词创作中的重要性于此可见,引起当代诗坛的关注也就不是偶然的了。

语言创新的途径是多种多样的,沿用诗词的本色语言而赋于新的含义,熔铸经史百家,以当代语言入诗是几种常用的方法。各种方法的具体应用因人而异,兼擅自然很好,十八般武器件件使得得心应手,固为一世之雄,擅长其中之一项而能穷究其中的奥秘,亦不妨各自名家。

当代语言的实际含意是当代流行的口头语言,上至公文书刊,下至街谈巷议都包括在内。上古言、文合一时期与“五四”至现在这一历史时期言、文是一致的,口头语言基本上是书面语言;言文分离时期即文言文为书面语言的整个漫长历史时期则专指当时的口头语言。当代语言可囊括近、现代史上的白话、大众语、俚语等,其共同特点是口头语,与文言文有别,但又有所不同。白话一般指社会各阶层共同应用的口语;大众语的重心则倾斜于社会的中下层,于人民大众、工农大众的含意居多;俚语是民间通俗的语言;或流行于地方的方言土语。

诗的范围包括《诗经》至唐代的四言体诗、五七言古风、杂言体诗、律诗与绝句;宋词中的小令、慢曲与自度曲;元曲中的套曲与小令;与属于民间文学的上古歌谣、汉魏乐府、南北朝民歌以至历代民歌。“五四”以后的自由体诗则不在论述范围之内。

一、当代语言入诗的难度

在讨论当代语言入诗的时候,我们有必要考虑另一个问题——以当代语言(即当时的口语)入文。

以当代语言入诗入文具有悠久的历史,原是古已有之的。不过,时至今日,却分道而扬镳。以当代语言入文,自《尚书》、《史记》衍其端,宋代话本承其绪,至“五四”以后终于取代了文言文在文坛上的正统地位,成就斐然。以当代语言入诗,虽自《诗经》、《楚辞》就有之,又有汉魏乐府、南北朝民歌、敦煌曲子词、元以及后代民歌承其流,然而“五四”时期一些文学大师设计的以白话自由体诗替代古体诗的图案至今束之高阁,充其量不过是高头讲章而已。古体诗虽经数十年政治上的高温、高压,非但未被送进历史博物馆,却于近二十余年有青春焕发、席卷神州大地之势,成为有别于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的当代诗词。

既然是当代诗词,必然带有鲜明的时代特色,绝不是简单地重复历史,绝不是单调的原地踏步。于是,诗词创新的重要内容之一——以当代语言入诗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以当代语言入诗就好像在诗歌的国土上开辟新的领地,无成例可循,其主要难度在于:

(一)继承与创新的矛盾。在中国数千年悠久而辉煌的文学史上,诗歌遗产丰富灿烂,一部中国文学史大半部是诗歌,为当代诗词创作留下了一份宝贵的遗产。诗词创新离不开继承,学习前人的经验,学习前人的命意、谋篇、造句、遣词,学习前人的抒情、写景、叙事的方法,都是完全必要的。但继承与创新是有矛盾的。继承得少则根底浅,力薄气单,格局不大,不足以言创新,即使创新也成效甚微;继承得多则又容易陷于其中,为古代已取得的辉煌成就所震摄,不敢另开法门。而古代诗词所提供的以当时口语入诗的例子实在太少,一部《楚辞》,保留至现在的当时楚国方言只有“羌”等少数几个字,唐诗、宋词中的口语也用量甚微,汉魏乐府、南北朝民歌虽采用了一定数量的当时口语,但随着时间的推迁发生了转化,对现代人的感觉已不是那样新鲜亲切的了。

(二)诗词格律与现代语言的矛盾。近体诗、词都是篇有定句、句有定字的,又要讲究平仄、对仗、押韵等,一首五绝,只有四句二十字,五律多一倍,也只有八句四十字,古代单音节词居多,易于调配;现代则双音节、三音节以至多音节词增多,增加了调配难度,如汽车,电风扇、物质文明、手扶拖拉机等等,直接用入诗词的难度很大。

(三)熟悉诗词内在规律与新事物之间的矛盾。写诗词象任何一门科学一样,有其内在的规律,有其主要的写作方法与技巧,这是前人宝贵经验的结晶,值得我们努力学习和借鉴。但这只是其中的一面,另一面则是熟悉新事物,掌握新的思想、创作技巧和方法来观照其异同,相互比较而取长补短。对于掌握新事物,除本人主观因素外,客观上要受社会地位、职业、所处区域等社会自然因素的限制。对于掌握新的思想、创作技巧和方法与继承诗词传统对于一般人来说其实是互斥的两个概念,接受其中的一面已难,何论兼而有之!

(四)诗词本色语言与现代语言之间的矛盾。诗词经过数千年的发展,经过历代诗人的辛勤耕耘,已形成其固有的一种具有鲜明特色的本色语言,其主要特点是雅洁凝炼,以少总多,富有活力与弹性,含蕴丰富,这与现代语言的通俗、明白畅达是有矛盾的,就好象是古代的绫罗绸缎与现代纺织物的人造纤维一样,虽都能缝制衣服,但却是质地不同的两种料,必经过服装设计师的巧妙设计,才能达到艺术性的效果。

二、当代语言入诗的效果和范围

以当代语言入诗,有些人以为是诗词创新的重要途径,以为非高手不能应用;有些人则不以为然,不让一字一句渗入诗词。在中国数千年的文学史上,原有民歌和文人诗(即专业作者所作的诗词,以下简称诗词)两个系统,民歌的总的特点是通俗,语言口语化,形式自由化,主要传播在群众中;诗词的总的特点是典雅,即语言书面化,形式整齐化,主要传播在专业作者——即诗人中。所以,有些人以雅为美,有些人以俗为美。雅有文雅、高雅、典雅等等,都是好的,但掌握不好容易趋于险奥晦涩;俗有通俗、浅俗、礼俗等等,都为人所称道,但却不要粗俗,更不要庸俗和俗糜!两者各有其优势,也各有其不足。两者互相交流可取长补短,达到雅俗共赏的艺术效果。因此,总的来说,以当代语言入诗有利有弊,利大于弊,并有其一定的效果与范围。

以当代语言入诗总的效果是诗词的通俗化,分别言之为:

(一)有利于诗词的雅俗共赏。雅俗共赏应当是诗词的最高标准,李白的《静夜思》:“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虽不识字人,都识得是天生的好言语。历史上屈原因楚人祀神之歌而改作《九歌》、刘禹锡因巴蜀歌谣而改作《竹枝词》,均言浅而意深,在当时广泛传播于庶民与士大夫之口,在后世也影响很大,获得了很大的成功;李清照虽为婉约派大家,却能融口语入词,自然入妙,都达到了雅俗共赏的艺术效果。

(二)有利于诗词的普及,同时,也有利于诗词的提高。当代诗词经数十年政治上、学术上的高温、高压、虽未被送进历史博物馆,但引起的后果是严重的,老一代学人常有断代之忧。近十余年虽然诗社林立,诗刊遍地,但普及的任务仍很繁重。当代人的生活复杂而多变,专业诗词作者很少,因此要象古人那样熟练掌握诗词格律,出经入史是比较困难的;而且当代诗坛上的诗词作者分布在社会的各条战线、社会,自然环境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些感情的抒发和景物环境的描写自然是宜于以现代语言去表现的;另一方面,如常见的题材用常见的语言去抒写,很难写出新意,如能应用当代语言,则常有出奇制胜之效。因此,以当代语言入诗对于诗词的普及和提高都是有好处的。

(三)有利于形成新的诗风,保持浓郁的时代气息。诗词象任何事物一样,都在发展变化,一代诗词有一代诗词的鲜明时代特色,语言为其中要素之一。当代照明普遍用电灯、日光灯,所以在当代诗词中借用“明烛”、“秉烛”,终究不如直写电灯时代感强烈;又如当代水运主要用轮船,将轮船改写成渔舟则稍嫌表达得不够准确。至于当代人感情的复杂多变,则又非传统诗词本色语言所能全部承载,以抒情而论,亦当采用部分当代语言入诗,才能使诗词具有浓郁的时代气息,形成一代新诗风。

(四)以当代语言入诗的局限性。《孙子兵法》上说:“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得用兵之利。”当代语言入诗有利有弊,有其局限性。其主要局限性在于当代语言是一种流行的口语,口语具有其特定的不稳定性。据语言学家研究,语言的稳定以宗教语言为第一,政治语言则数年一变,就象军事演习一样,一排排的开上去,又一排排的撤下来;至于方言俚语,则往往局限于某一狭窄的范围之内,且不能持久,当代作家周立波写《暴风骤雨》,引用东北方言都要加注,这与文言文加注没有什么不同,且不如文言文稳定。以俚语入文尚且如此,入诗的难度可想而知。因此要筛选为大家所接受、且富有生命力并流传后世的当代语言是困难的。另一方面,以当代语言入诗高手固有画龙点睛之妙,若功力未到,火候不熟,则有佛头著粪之嫌,或百纳衣之讥,破坏诗词固有的美。人们视为畏途不是没有道理的。

至于当代语言入诗的范围,我觉得从大的方面说,天地的运转,四时的变化,人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等这些都是古今相通的,可以用当代语言写,也可以用诗词的本色语言写,可根据作者擅长而选用,不必统一要求。但有些这个时代所特有的东西则宜应用现代语言入诗,以增强时代感和新鲜感。从诗的内在规律来说,民歌原是口头文学,应用当代语言应当是其本色当行;曲在历史上是平民文学,应用口语亦当是比较容易的;至于诗词则要视风格流派而论,唐诗选集有《唐雅》,宋词流派有雅词、雅诗,雅词对于俗的一切都是排斥的,俗字、俗词、俗语、俗意俱在排斥范围之内,故入之比较困难;通俗派以俗为美,如元稹、白居易的诗,柳永的词,入之则较易。

三、当代语言入诗的用量

以当代语言在整首诗中的比重,可分为少量应用,大量应用与整体应用三种,可由百分之一增加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但达不到百分之百。

应用当代语言入诗入词,高手往往得画龙点睛之妙,至少也象英雄胸前戴了一朵红花、倩丽女郎胸前别了一枚别致的装饰品一样,在作者固然是神采百倍,在读者则是耳目一新,偶翻晚清黄遵宪的《人境卢诗草》、有《李肃毅公挽诗四首》,其二云:

连珠巨后门枪,天假勋臣事业昌。

南国旌旗三捷报,天门管钥九边防。

平生自诩杨无敌,诸将犹夸石敢当。

何意马关盟会日,眼头铅水泪千行。

按《清史稿·李鸿章传》:“李鸿章,字少荃,安微合淝人。道光二十七年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封一等肃毅伯。光绪二十七年,积劳呕血薨,年七十有九。进封一等侯,谥文忠。”吴汝纶《李文忠公神道碑》谓:“初公所部淮士,尽用外国兵械。后历镇南北,皆设局制造。闻欧美出一新器,必百方营构备不虞。”此诗句句使事用典,格近李义山,除第二句“事业”一词为新名词外,惟首句既切李鸿章事实,又具有热兵器时代的鲜明时代特色,非冷兵器时代所能道,移易他人不得,亦移易他时不得。

至于诗词中大量应用当代语言,一般能达到意境清新的效果,但与作者的思想观念、功力高低具有很大的关系。

排列新名词不能成为诗词,诗词有其特有的格律、意境与韵味,至于堆砌新名词而思想平庸,甚至落后者则实际上是在创新的旗帜下复古,而其艺术水平则远在王维、杜甫、岑参、贾至等人的应制诗之下。在诗词高手应用则可达到雅俗共赏的艺术效果,如当代诗词名家沈祖教授有《浣溪沙》一词:

碧槛琼廊月影中,一杯香雪冻柠檬。高歌争播电流空。  风扇凉翻鬓浪缘,霓光灯闪酒波红。当时真悔太匆匆。

词中的“柠檬”、“电流”、“风扇”俱为新名词,“霓灯”是“霓虹灯”之简称,“新歌争播”则是转化了的新名词,新名词应用如此之多,而给人的整个感觉则仍是典雅蕴藉,与《涉江词》的整体风格相一致,而达到了雅俗共赏的艺术效果。汪东先生批曰:“如此用新名词,何碍?”良然。

如果说沈词是雅俗共赏中偏向于雅的话,以下是雅俗共赏中偏向于俗的好例:

红灯绿酒何时了?异口同声“形势好”。大锅饭碗手中端,进口轿车街上跑。  可曾听见人争吵,到处僧多嚷粥少。黑云压庙庙将催,山雨欲来来不小。——老憨《玉楼春》

虽有古诗词的点化,但现代语在其中的应用比例是很大的,而其艺术匠心亦于此可见。

不管偏向于雅还是偏向于俗,都有度,这个度就是“雅俗共赏”!

在诗词中大量应用现代语已属不易,要达到整体应用,更为难上加难。难度虽大,理论上是应当能办到的,最好与其它创新方法相配合。至于不采用诗词本色语言中的一字一词,恐怕与排斥现代语言入诗一样是困难的。这样的范例只好到民歌中去寻找,手边没有资料,不拟引用。

需要说明的是语言有继承性,古代诗文中的许多本色语言仍为现代所沿用,至于文言虚词现在虽多不用,但仍不是绝对的,“俱往矣”,如改写成白话。恐意思与平仄均未变,但效果就差多了。因此,以现代语言入诗应用得最多的恐怕是少量应用与大量应用,在高手则既能保持传统诗词之韵味,又能表达新思想、新感情,描述新事物,如此而已。

四、当代语言入诗与其它诗词创新手法的联合应用

当代诗词创新包括意境创新、题材创新、语言创新,表现方法与技巧创新等,语言创新为其中一个方面。当代语言入诗又为语言创新途径之一,俚语又是现代语言中偏向于下层和地方性的语言,因此,在诗词创新中要综合考察各种因素。

文兼三长,即才、学、识,诗并四美,再加入一个情字,作文与作诗在许多地方是相通的,在考察诗词创作和创新的时候,我觉得许多话是前贤已经说过的,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加以新的理解就行了。例如唐代诗人杜牧在《答庄充书》中说:

“凡为文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辞色章句谓之兵卫。未有主强盛而辅不飘逸者,兵卫不华赫而庄整者。”

葛立方《韵语阳秋》引苏东坡语云:

“天下之事,散在经史中,不可徒得,必有一物以摄之,然后为己用;所谓一物者,‘意’是也。”

王羲之所谓“意在笔先”,范晔所谓“以意为主,以文传意”,虽说法不同,但实质相同,强调了立意在谋篇中的重要性。因此,在当代诗词创新中,我觉得意境创新是最为重要的。题材创新实际上可包括在意境创新之内,因其是比较重要的部分,固特别提出来说;至于表现方法与技巧的创新,则是为意境设计的效果而使用了前人不用或少用的方法,语言章句在整首诗中的地位,是杜牧之文章中所谓“兵卫”的地位。以现代语言入诗类同于在常规部队中加入了特种部队,其行动要服从战略设计,可配合常规部队作战,也可以独担重任。至于以当代语言入诗与其它几种语言创新之间的关系,我认为可单独使用,也可联合使用,任何一种都有其优势,也有其局限性,就象诗词风格豪放了不能婉约,婉约了不能豪放一样,故一般情况下能做到的、效果较好的还是各种语言创新方法的联合使用。诗词创新应达到意境创新与语言创新的高度统一,内外一致,而不是分离,不是华丽的外衣包装着一个丑陋的灵魂。在此前提下,以当代语言入诗,以当代语言入诗自可发挥其它诗词创新方法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达到极致,在乎能者,我于此对当代诗人寄厚望焉。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