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啸海楼

清 波

 
 
 

日志

 
 
关于我

清波。甘肃人,大学学士,副编审,中华诗词学会会员,甘肃省诗词学会理事。诗词发表于《诗刊》《中华诗词》《文化月刊》《当代诗词》与美国《寰球诗坛》等。出版有《啸海楼诗词集》《甘肃青年诗词选集》(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創)嘯海樓詩話自序  

2014-02-21 05:39:49|  分类: 嘯海樓詩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嘯海樓詩話自序

太史公曰:“孔子曰:六藝於治一也,禮以節人,樂以發和,書以導事,詩以達意,易以神化,春秋以道義。”夫詩為六藝之一,其義亦大矣哉! 

再來引經據典:

『虞書·舜典』曰:“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

夫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蟲魚之名。”

 “不學詩,無以言。”

“誦『詩』三百,授之以政,不達;使之四方,不能專對;

雖多,亦奚以為?”

魯迅『中國小說史略』第十三篇謂:“(『大唐三藏取經詩話』)三卷分十七章,今所見小說分章回者始此;每章必有詩,故曰詩話。”此乃說唱文學之一種。屬“詞話”系統,其體制有詩亦有散文,詩即通俗詩贊。此為另一種詩話,非所能撰寫亦或非所願撰寫。今思所撰寫者以下諸家所言庶幾近之: 

宋 許顗 『彥周詩話』:“詩話者,辨句法,備古今,紀盛德,錄異事,正訛誤也。” 清章實齋(學誠)』文史通義·詩話』:“詩話之源,本於 鐘嶸 《詩品》。” 朱光潛『「詩論」抗戰版序』“詩話大半是偶感隨筆,信手拈來,片言中肯,簡煉親切,是其所長。” 

詩話為中國古代詩歌理論批評形式之一。『西京雜記』中司馬相如論作賦、揚雄評司馬相如賦;『世說新語』、『南齊書·文學傳論』、『顏氏家訓』中皆有詩評詩論,後代詩話當是導源於此。鐘嶸『詩品』,或認為是最早“詩話”著作,清人何少眉(文煥)編印《歷代詩話》即以此書冠首,但還與後世所言詩話有別。太白、少陵、昌黎、樂天諸人論詩詩文,與唐代『詩式』、『詩格』等,與後世所言詩話更為接近。古代首部詩話當為歐陽永叔『六一詩話』,近代詩話馳名者當推錢鐘書『談藝錄』。

 

初讀古人詩話,多有不理解者。因長期重點在於創作,又不寫有關文章,兼之寫詩寫文與職業無關,僅為副業中之副業,何況當今文學已邊緣化,詩詞又是邊緣中之外緣,故一直是好讀書而不求甚解。後讀友人詩話,多親切而有得。常有寫詩話之沖動,但又思讀書不多,於詩中諸意理解不透,遲遲不敢動筆。歲月不居,意與日去,今思若不撰寫之,一則對不起諸多節衣縮食而購買之書籍,讓書籍安居於一櫃,何若抄一部分出來與諸人共享交流,若抄錯寫錯,尚有專家、朋友、讀者正謬;二則與詩界諸多師友長期交遊,詩酒唱和,其詩多可歌可詠,其人多可思可懷,不撰寫則對不起師友;三則受地方風物之嘉惠與受地方名人之影響,從而形成自己之風格,而或其名不彰,不撰寫則對不起地方之名人。有此三層理由當借口,於是就開始撰寫,先擬定題目,分作若干類,可寫者則寫之,需抄者則抄之,必要時略加一二語以示己意。不可寫者則暫時不寫,等思考成熟欲寫時再寫之,或讀書見到適當材料時再抄之。諸條皆可隨時修改增刪。況於抄之寫之過程中,或可研究清楚一些以前不通不曉之問題亦未可知,想來可能性還是有之。好在是自賞之作,不急於示人以免其早而誤人,一時不成熟還可一改而再改,在自己認識之內,必止於止善而後已。雖然,這可能是一個過高之目標,雖盡心盡力而未必能達到。讀前人詩話,知一般而言,詩話中理論皆為補偏救弊之作。故詩之立論最難,因東倒扶之而西傾是常有之事,前言是而後言非,皆因時因地因人而言,作之者持論要公正,而讀之者宜作全面體會,理解不宜過於狹窄。因思『嘯海樓詩話』擬作三部分撰寫之,其一為詩之常識與基本理論,其二為地方風物與地方名人,其三為與師友交遊唱和逸事等。

『詩品』言:“氣之動物,物之感人,故搖蕩性情,形諸舞詠。照燭三才,暉麗萬有,靈祇待之以致饗,幽微藉之以昭告;動天地,感鬼神,莫近於詩。”幼學詩於萬馬齊喑之時,數十年不管春夏秋冬風雨晦明而常握一冊在手者,以其中有另一天地,陶醉於其中而樂趣無窮也。讀之而又自作之,更是沉酣痛快,自以為不亞於劉郎之白雲鄉與王元之黑甜鄉。何況讀詩作詩不需宮墻九仞、讀書五車,嚴滄浪以襌喻詩,其『滄浪詩話』言:“大抵禪道惟在妙悟,詩道亦在妙悟,且孟襄陽學力下韓退之遠甚、而其詩獨出退之之上者,一味妙悟而已。”

詩與詩話,有同有異。李賓之(東陽)『懷麓堂詩話』言:“唐人不言詩法,詩法多出宋,而宋人於詩無所得。所謂法者,不過一字一句,對偶雕琢之工,而天真興致,則未可與道。其高者失之捕風捉影,而卑者坐於黏皮帶骨,至於江西詩派極矣。惟嚴滄浪所論超離塵俗,真若有所自得,反覆譬說,未嘗有失。顧其所自為作,徒得唐人體面,而亦少超拔警策之處。予嘗謂識得十分,只做得八九分,其一二分乃拘於才力,其滄浪之謂乎?若是者往往而然。然未有識分數少而作分數多者,故識先而力後。”

詩之為事,眼高而手低者多矣,未聞眼低而手高者矣。嚴滄浪作『滄浪詩話』,言妙悟,其自作詩,不知妙悟何在?茲自錢鍾書『宋詩選注』中錄其『臨川逢鄭遐之雲夢』:“天涯十載無窮恨,老淚霜前語罷垂。明發又為千里別,相思應盡一生期。洞庭波浪帆開晚,雲夢蒹葭鳥去遲。世亂音書到何日?關河一望不勝悲。”袁簡齋倡性靈說,風行天下,及觀簡齋詩,有似以不及漁洋者。語云:善易者不卜。善詩者豈言詩哉!余之汲汲於寫詩話,正見余不知詩也。才寫數條就知應注意者己盡犯之,而樹立之高標亦不知此生能到達否?

那麼,詩話中所言凡不對者,皆自己以後之警誡,而所言應如何如何云云,就是自己今後之標的。而與師友有關之詩話,則自有一番紀念意義云。

未有詩話而先有詩話序,雖有若無的放矢,然正不妨先寫出序以自資鼓勵,或可鞭策而寫出詩話,以此自欺之亦自勉之。

是為序

                              二0一四年二月十五日於嘯海樓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